人挪活、树挪死

摘要: 导读 : 多云、闷热、凉快、二十四~十四度 心变化、好药、集市、卖鸡蛋 四点零四分沉浸在药作用下的我还在睡觉,下午六点三十七分虽然想做事,可天气阻拦你的计划,只能听天由命吗?来...

多云、闷热、凉快、二十四~十四度

心变化、好药、集市、卖鸡蛋

四点零四分沉浸在药作用下的我还在睡觉,下午六点三十七分虽然想做事,可天气阻拦你的计划,只能听天由命吗?来转机,凉快让人怀疑是过夏天吗?

常流水已过去,节约用水也阻止不了我给鱼儿们换水、喂虾卵,吃过早餐后,在七点十五分来到澡堂,外面集市摆到主干道上,鸳鸯楼那边施工中,扫码,与老板娘谈奥氮平治头痛,进里面见于澡师给哈达开车叔搓澡,大家互相问候,于澡师干完活后,穿衣服到外面摩托车上坐着。小池子新水、清可见底、泡一泡、洗涮一遍出来晾时,听红姐与胖红姐对话声音,晾干穿衣服出来见门口有胖红姐看手机视频把门中,与她聊看视频赚钱。

回来楼下听穿粉红色裙子的黄姨跟气温姨、邵姨讲刘思羽与女同学打电话不分白黑,就算睡着也把手机放耳边,黄姨还拿刘思羽父亲说事,让黄姨对刘思羽很失望,有点管不了了。气温姨给我二个刚宛李子吃,好吃!到集市上买四元钱的,爸爸买一个小西瓜一点也不好吃,后来商贩退钱。我买苦瓜二元钱,认识的早市老头,他总看我拿西瓜喂小鸡仔吃。又花三块五角钱买女的苦瓜,买苦瓜是因见病友杨姨拎着才想起买。买水果摊猴哥香蕉与大毛桃共二十二元钱,买二袋粗粮苞米花五元钱。

拎粗粮苞米花敲门,叫黄姨开开门,知道刘思羽在家,不能打扰她,学乖点,黄姨应声开门,有时得学会转弯,黄姨很热情。到家玩电脑,听仓房鸡叫,知道下完蛋,到仓房赶下完蛋的老二仔穿集市到公园时,遇见穿警服的闫警官巡逻,当时我赶鸡忘抬头看人,还是大人有礼节,先问候,我也回应,一路商贩有说:鸡太老实、训练出来了。又遇见拎醋的红楼二舅妈。

中午在公园我与爸爸给不睁眼的老二仔打血清小学生一年级日记,效果不好,等旁晚再来一针,在公园喂它们吃馒头与西瓜,把西瓜皮扔垃圾箱里。等集快散时见家利放蛋黄与姐姐、梁静姐一起溜达,集上的货车分别从有没有的路使向回家方向,我放鸡等到爸爸睡醒来接棒,回家睡午觉,今天比较凉爽,天空乌云与白云交错复盖。

下午放鸡在公园,它们不喜欢被圈起来,一天收获三枚蛋,加上之前攒的,卖给秦姨三十个,另附一个寄型蛋,得到三十元钱,拿钱到菜市场超市买面包花十元钱。放鸡期间见买山东馒头店花卷的澡堂老蒋,他短裤穿皮鞋,仍装穷中,他有退休老保,又见穿短袖并有肚子的吴哥小学生一年级日记,我与骑单车安安玩耍,祝姨与不认识妇女聊天,爸爸与赵大爷、老保们坐凉亭聊天,每天下午我会送一瓶水给爸爸。一天没来水,希望今晚来水,因为明早就没水给鱼儿们换水,不希望见有亡灵。以胳膊疼为理由要买我家鸡吃的澡堂刘叔,被我当口否决,以前放狗从来没见过他,他对杏花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怀疑他是外地人,谈到外地人,见杏花村酒蒙子与太阳酒蒙子在集市上往下走,肯定又有酒局了!

旁晚妈妈放鸡,与爸爸一起给老二仔打针,天黑一天天早了,万家灯火,外面凉风飕飕的,明天立秋啦!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晚上外面天已经黑了,在七点整来自来水小学生一年级日记,给鱼儿换水,接水备用中。

本文链接:/yinianji/20201008/1099.html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本站所有文章均为 演示站 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分享到:

上一篇:买水

下一篇:人生输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