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已过去

摘要: 导读 : 多云、乌云、密厚云、二十九~十六度、30~20度、关门雨 眼见为实、收饺子、月末、人间、集市 三点五十六分太阳出来,云彩也白了。下午六点四十六分又过不冷不热的一天。 妈妈把仓...

多云、乌云、密厚云、二十九~十六度、30~20度、关门雨

眼见为实、收饺子、月末、人间、集市

三点五十六分太阳出来,云彩也白了。下午六点四十六分又过不冷不热的一天。

妈妈把仓房钥匙丢哪?我帮妈妈出去找,见双子姨与黄姨在电线杆上贴传单,不找了,拿手机到站点配钥匙店,李姨看手机视频,用机器配二把仓房钥匙花六元钱。出门左转几步到澡堂,陶澡师在门外,老板娘蹲着刷鞋不忘告诉我扫码,进去泡小池子热水,黄澡师也拎装备进入澡堂,等身上没干就迫不急待来到仓房。

多次反复好使,回家听妈妈说在外裤兜找到钥匙!楼下有双子姨、邵姨、张奶、祝姨一起剥糖蒜,双子姨买二次,祝姨从仓房拿来糖蒜,四楼赵姨从集市归来,剥亲戚送来的小鱼,我到十字路口水果摊剥苞米哥俩那买九元钱宁安西瓜,不好吃。

下午喂小鸡仔西瓜吃,澡堂老板娘从邮局开资回澡堂,她穿裙子没认出来,戴帽吴哥买冰淇淋吃,四楼郑叔邮局求快件,四楼赵姨求快件日记一年级100字左右,苏叔买一条烟与老保们坐着,秦姨与一楼刘叔送亲戚离开日记一年级100字左右,社区工作人员挨家登记、记录家庭人员健康状况,并赠送一个兜与一个塑料杯,低保叶叔说:孙女就亲戚安排上师范大学,毕业后当老师!程姨的母亲死在东采小井里,遇害,现在凶手在哪?金华姐领小女孩与未来老公回家。

今天三点五十七分外面已大亮,早市的商贩也集体摆摊没有吆喝声。下午六点四十五分我还是逃避责任而不出门。

每天早晨起来给鱼儿们换水、喂虾卵、接经常来的自来水,今天把凤尾鱼缸刷了一遍,换的水冲厕所。澡堂拿手机扫码报道,老板娘敬职敬责,在门口不放一个害群之马,进去后泡一泡新水小池子,在门口要一瓶水,是平房女澡师递进来的,拿搓澡泥把身上搓一遍,可后背够不着,到点黄澡师又替不想出力的于澡师,黄澡师一来就收拾卫生,把地面拖的非常干净,让人心旷神怡,出来交钱给老板娘。光膀子回家,在路上见昨天趴下低脑袋的小公鸡已没了,可能已经死了,是社区李姐家的。先到菜市场超市买饼干花十五元钱,妈妈给我一百元钱,还有一张暴号钱,再到十字路口买哥俩西瓜、沙果、黄柿子共花二十三元钱,在楼下分沙果给桐桐与多多吃,之前洗澡回来时见桐桐与气温姨一起玩。放已下完蛋的老二仔到公园,见低保叶叔与苏叔受不了热分别回家。到十字路口买猴哥煮好的玉米,在当场就啃了一棒,吃时见一名妇女来捡苞米须子,准备拿回家泡水喝,猴哥帮忙,高个男子切半个宁安西瓜尝了尝,不好吃后都扔进垃圾筒里,当时让我想起外地养奶牛户倒牛奶的事件。

五元钱二棒,把另一棒拿回家给妈妈吃,妈妈说不好吃!回家切西瓜到仓房把已下完蛋的小不点放到公园,喂它们西瓜吃,董叔也放小鸡仔们到楼前后,坐着与四楼郑叔聊天,后楼开始铺沙子与石板,后楼住着小淘气、租房的苏叔、矮个张叔家。张奶在卖韭菜盒子、热豆浆、血肠、肉皮冻的吴姨摊子那,那里还有王坑长的妻子、吴姨的兄弟媳妇。董大娘用石头与木板压黄瓜,王姨陪伴在仓房。秦姨扔矿泉水瓶时问我攒几个鸡蛋?还问我家也吃自家产的鸡蛋吗?回道:没有数!不吃自家的,吃买来的,因为买的便宜!下午再见秦姨时,转妈妈的话,告诉她已攒十个。吴哥、爸爸与赵大爷在公园凉亭坐着。

午觉醒来给部分鱼儿换水、接自来水,切西瓜拿到公园,喂小鸡仔们,董叔大母鸡也在,见安安拿空奶瓶与扛水拿零食的祝姨从市里治牙刚回来,我到山东馒头店买新出炉的酥饼刚出来时遇见她们的。苏叔没带烟,借矿工面包老板娘父亲的,旁边王蛤蟆拿烟日记一年级100字左右,苏叔不抽,矮个张叔说:上午来自杏花村酒蒙子把骑摩托车来接他的亲生父亲煸了两个嘴巴子,父亲软弱给酒蒙子近四百元钱。

下午放小鸡仔期间,爸爸看护着它们,路边小吃也开始摆摊,水果摊生意也比较好,苏叔与矮个张叔、阵叔、太阳酒蒙子、还有一些女士吃冰棍与西瓜,苏叔给我与父亲,都被拒绝了,因为爸爸不让贪嘴,一楼澡堂李姨也买冷饮送我,气温姨拿烤串分给安安吃,安安与桐桐玩得高兴,到旁晚来场关门雨时,大家道别才回家。山东馒头店女店主坐在店门口台阶上,二朗神叔督察后楼铺砖工程,打针黄姨去买东西,爸爸叫我回家吃饭,我赶鸡回仓房。

在仓房远望阳台里的黄姨,回家看手机、有人敲门、拿手机匆忙开门,一看是端盘的黄姨,里面是饺子,我连声谢谢,把盘倒空,回:没什么可送的?黄姨说:最近的邻居!我下楼把事情告诉坐着的妈妈,又返回家,把打开吃几块的夹心饼干,厚脸皮敲门、开门应声的是黄姨,没见刘思羽,说明来历,送给黄姨夹心饼干,乖乖回家吃芹菜、猪肉馅饺子二个后,改吃妈妈做的晚饭,妈妈到仓房收鸡回家。

本文链接:/yinianji/20201008/1082.html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本站所有文章均为 演示站 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分享到:

上一篇:一话知心

下一篇:上学前的叫声